無聲掙扎-香港人

【香港人前路】無聲掙扎的香港人 真的沒希望了嗎?

香港,素來聞名於市民急速的生活節奏及忙碌的工作風氣。打工仔每天廢寢忘食地工作,日以繼夜地拼搏,為的只是能享有三餐溫飽;莘莘學子被密密麻麻的行程限制了應有的自由,歷盡千辛萬苦,只為於人山人海的戰場中搶到大學的入場券。面對社會的種種不公,市民對現時的生活無所適從,力不從心,怨氣日積月累,繼而釀成慘劇,亦令香港市民的快樂指數大跌。昔日風光不再,政府仍然愛理不理,難道香港就要因此淪落了嗎?Tutor Circle尋補一齊與大家分析香港的局勢。

眾所周知,香港是世界上最長工時的城市,這個頭銜, 衍生出數之不盡的問題—快樂指數大跌、壓力越來越大、自殺個案有增無減、負面情緒暴漲,令港人自嘲自己為「廢青」、「頹」,問題愈演愈烈,但政府仍表示出一副懵然不知的態度,不深入探討,斬草除根。

無聲掙扎-香港人
港人自嘲自己為「廢青」

無論在職場、學校、家庭、還是公眾地方,耳邊總會有永無止境的歎氣聲與埋怨徘徊,宣洩着人們對現時壓迫生活的不滿。而我,站在這片汪洋中,無聲地掙扎着,渴望脫離此被黑暗包圍的困境,祈求着不要被悲觀主義侵蝕,為勢所迫,成為了我最討厭的人。

無聲掙扎-香港人
香港自殺率上升

校園生活,本應輕鬆愉快,令人憧憬,但其實是黑暗的漩渦,把你捲入痛苦之中,我不敢說所有學校都是這樣的,只是敢肯定,這是香港教育的隱患。


Copyright © 2021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1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無聲掙扎-香港人
香港填鴨式教育

眾所周知,香港的填鴨式教育為學童帶來無形的壓力,此等教育制度只求學生能在短缺的時間內把知識記牢在腦海裏,漸漸培養不求甚解的學習風氣,導致他們的實力停滯不前,甚至形成名落孫山的現象。無論在任何年齡段,孩子面臨的都是密密麻麻的學前班及排山倒海的課業,並沒能享受他們應有的享樂權利,一句概括,就是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卻要承受著這個年齡不應承受的痛。而香港學生解決此問題的方法,從政府提供的數據可以得悉—自盡。

無聲掙扎-香港人
學生拼個你死我活,只為一張大學入場券

近年來,香港自殺率不斷攀升,高風險時期更記錄得平均每天就有一宗自殺案發生,處境令人擔憂。其中一宗更讓我感到驚奇,就是一名準香港大學學生竟在公開考試取得佳績後壓力不堪自尋短見,明明已經熬過了人生的一大關,卻還是沒有勇氣及承受能力繼續走下去,可見香港的教育衰落。

無聲掙扎-香港人
學生死記硬背

然而,政府並沒有實行任何措施去解決燃眉之急,使情況一度惡化。假設你有機會進入一所本地學校,相信我,映入你眼簾的必定是莘莘學子板着臉在死記硬背、絞盡腦汁地填寫着答題卷,這已然香港校內的常態。每天上課時,我永遠都看見班裏的靈魂人物,何時何刻都見她倒頭大睡,然而同學間對此情況早是一目了然,要麽是前天補習到半夜,要麽就有別的活動,跟現實拼個你死我活,倒頭來只為換取一張入場券,計劃個好的未來。

坊間流傳著一句話「想吃苦或做女總裁,就到香港打拼」,亦印證了香港長期的低氣壓,亳無生氣,所有人都是愁眉苦臉,難見一人喜笑顏開。

而我,生活在負能量圈內,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般,於平行時空裏獨自遊蕩。當同學們三五成群地促膝長談,我正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埋頭苦幹、廢寢忘食;當知己良朋於假期嬉戲遊玩時,我留在家中默默耕耘、温顧知新;當遇上測考,不同於他們的事不關己,我拼盡全力,只求榜上有名……但,深思一會兒,這對我又有什麼意義呢?最後還不是碰上壁,徒勞無功。

頹廢的風氣仍在助長,另一個源頭是來自別人的抨擊與唾棄。哪怕某些創新產品的效用不大,社會至少應鼓勵更多創新科技,但本地市民連一句支持也吝嗇。觀看一篇關於可隨身攜帶煮食爐的報導時,家人對其產品的「評價」:

「與其買這又重又麻煩的東西去野餐,倒不如從家中烹調好再去?這又有何用呢?還不如放點心思在有意義的事上」

試問在絲毫沒有善意或欣賞的境況下,設計者又怎能有信心將自己的心血示於大眾?就因為害怕被別人嘲笑及批評,令越來越少設計師勇於挑戰。

面對著惡言相向的現實,不管我再怎樣無聲地掙扎,終究還是眼睜睜地望見自己跌入一直避之則吉的世界裏,失去自我,成為了悲觀的傀儡。

延伸閱讀:

【香港社會問題】補完呢兩個學生後,我深深體會到香港貧富懸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