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612】6月12日戰地記聞:和平的「暴動」

【612】6月12日戰地記聞:和平的「暴動」

612 佔領金鐘 反送中,為香港的政治抗爭歷史畫上濃重一筆。自「逃犯條例」修訂提出以後,反對聲音不絕於耳。直至6月,反對達到高峰,而反對聲音逐漸轉化為行動。6月9日,100萬人上街遊行「反送中」。6月12日,群眾再次走上街頭,佔領金鐘一帶。其中,位於龍匯道的中信大廈門前,發生一場駭人聽聞的「暴動」,且聽筆者娓娓道來。
(此文章純屬 Blogger 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
 
篇幅有限,筆者不談「逃犯條例」的問題,只談6月12日當天發生的事情。筆者從早上9點半至下午6點半都身在現場,不敢說全程站在前線,卻也一直參與其中,看到了很多在電視鏡頭前不曾出現的真實畫面。單單是對於「逃犯條例」的反對,不至於如此多人參與6月12日的佔領和集會。包括筆者,決定站上街頭的原因,是出於政府漠視民意,是出於對警隊的失望,而非單單是為了反對不合理的條例。
 


1. 示威者

「以為一百萬人上街遊行,至少條例都會稍微延遲,或者擱置,不料特首宣佈一切繼續。。」,電視採訪的示威者如是說。
示威者中,上有白髮老人,下有三歲小孩。學生參與罷課,商店停開,數以十萬計示威者上街集會。然而除了民陣遞交了不反對通知書,警方亦批准以外,其餘的集會,佔領活動都屬「非法」。6月12日,從示威者上街的一刻,他們就是「違法者」。
早上10時,夏愨道,添華道,添馬公園對出一帶已經被示威者佔領,防暴警察組成銅墻鐵幕,全副武裝,嚴陣以待;示威者慢慢聚集,逐漸填滿了馬路上,天橋上,樓梯上的每一個角落。11點半,示威者開始有組織地把物資送向前線,長傘,頭盔,保鮮紙,鐵馬等等,一一由示威者接力送向前方。武力抗爭的準備早已完成,零星的衝突以及口角牽動著現場數以十萬計人群的情緒,然而警察的木訥,絲毫沒有讓人感覺到這是暴雨前最後的平靜。
612-警察防線
下午3時,近萬示威者聚集於龍匯道,面向立法會大樓。下午4時,在這個民陣得到批准和平集會的場地,開始出現了催淚彈的煙霧。集會悄悄被定性為「暴動」,防暴警察抬起了手中的槍炮,指向慌亂逃亡的示威者。
 
612-警察鎮壓
下午5時許,龍匯道空無一人,只剩下數尾速龍,四處巡邏,生怕有漏網之魚。十分鐘前,在擁擠的中信大廈門口,塞滿了近萬名示威者,然後數枚催淚彈從天而降,掉在人們腳下。然後近萬人,衝向不夠5米寬的中信大廈入口。催淚彈的攻勢沒有停止,人們開始呼吸困難,更甚者口鼻流血不止。擁擠,窒息,抽走了示威者口中最後一口空氣,相信在場每一個的人,腦海中都曾浮現兩個字:死亡。
在目無表情的面罩背後,他們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2. 警察

警察很有效率地把龍匯道清空,然後轉移到夏慤道一帶,對付另一批示威者。從一開始,他們早有部署,把示威者隔開,然後先把龍匯道的示威者迫進中信大廈,再處理另一方的戰線。或許警察也對自己完美的部署充滿信心,竟然忘記了舉旗和警告,就開始發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把龍匯道兩頭的示威者迫向中間。一開始的攻勢較為緩和,示威者確實容易掉以輕心。當示威者集中到街道中央時,催淚彈突然不斷射進人群中。瞬間,群眾失控湧向中信大廈。就在筆者身邊,有人口鼻血流如注,有人跌倒在地,有人呼吸困難而倒下。
612-催淚彈
不單示威者學會了如何應付催淚彈,警察也學會了如何應對示威者。能夠採取如此果斷的行動,除了歷次鎮壓的經驗以外,就是因為警察對示威者的恨意。在那一刻,示威者在他們眼中是可恨的。警察成為了由仇恨和情緒主宰的鎮壓機器,而示威者的鮮血,恰好充當了他們的燃料。
 



3. 記者

「唔好笑…我最尊重記者」

612-盧偉聰
「唔好笑…我最尊重記者」

 
相信日後再有類似群眾運動,記者也必須做好身心的準備,因為他們和示威者面對的是一樣的,都是失去理性的鎮壓機器。它們不管你是不是記者,只要你帶著頭盔,拿著雨傘,就隨時可以向你開槍。
612-鬧記者
 
警察向記者開槍,在全世界的群眾運動中,都是十分罕見的。不同電視台,傳媒都發現其派出的記者被警察推撞,辱罵,甚至向其開槍。
612-法國記者
“You shoot the journalist! Motherfxxker!”

當然,每一個示威者都是記者,他們的手機記錄著無數當時的片段,他們自己就是見證人。這種「記者」往往最能把警察的行為公諸於世,雖然總有很多人並不願意承認,他們心中尊敬的,使人安心的警察,竟然成為了今天的模樣。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4. 抗爭的怪圈

除了現實中金鐘,中環的戰場以外,網絡上也硝煙四起。實際上,無論是6月9日的遊行,還是6月12的佔領,都沒有對局勢帶來很大改變,充其量就是令香港人更痛恨警察和林鄭月娥,對條例的撤回,仍是無能為力。6月13,有人在網上號召堵塞公共交通,其後地鐵突然出現了很多小事故,馬路亦有不少車輛「死火」。對於香港人對抗爭越加強烈的無力感,其實前車可鑒。

612-佔中
佔領中環

如果抗爭活動追求道德上的圓滿,功利主義上的效用難免削弱;反過來,如果追求功利主義上的效用,道德的圓滿就不能保證。舉個例子,和平集會,表達訴求,完全合理合法,在道德上毫無可以質疑的地方;但6月9日,百萬市民上街遊行,政府充耳不聞,「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悲觀一點來說,69遊行並無成效。反過來,堵塞交通,鼓勵罷工,癱瘓香港,毫無疑問是迫使政府作出讓步的籌碼;然而,這些行為很容易被冠為「自私」,惹來公憤。
兩種做法都有其道理,亦有其不足之處。但它們背後代表的是香港人迫使政府接受意見的兩條路:一,用多數民意壓倒政府;二,用實際的不合作行動迫使政府就範。可惜,事實證明前者效用全無,而後者注定不會得到多數人的支持,因為它直接損害了他人的利益,也不能持久。「和理非」和「勇武派」的衝突,原因也在於此。所以,抗爭活動陷入「越多人支持,行動效用越小;行動效用越大,越少人支持」的怪圈。
 

5. 為什麼要上街?

抗爭的結果很大機會是徒然的。政府態度表明,所謂民意政府是不在乎的,「夠膽」就做一些偏激的行動,讓大眾討厭你們。有人認為「唔好搞分化」,有人認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對筆者而言,上街的理由很簡單,這是讓我們對示威者,警察,記者,政府下個人判斷的機會。在電視中,無論影像如何高清,它只是走到你的眼中,沒有進入你的心中。警棍,催淚彈,橡膠子彈,那都只是電視上的東西。不上街,你不知道催淚氣體的味道,你不知道皮膚刺痛,呼吸困難的感受,你不知道仇恨和恐懼的雙重衝擊可以令你崩潰。
 
記憶是潮濕的,也是易變的。我們不想看到「曼德拉效應」,十年後大家都說6月12日香港有一場暴動。惟有身歷其境,你得到的經歷才是長久的。年輕人,需要的難道不是這個過程嗎?
 

總結

如果說我們在6月12日中知道了什麼,那就是我們驚覺到原來在香港示威和集會不再是「自由」,是要隨時準備承擔罪名和承受生命危險的。相信很多人,包括筆者在內,都相信在香港,遊行,集會,示威都是公民權利,參與其中是沒有後顧之憂的。但6月12日之後,原先抱持的一切想象,全然破滅。
612-催淚彈
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和理非」與「勇武派」之別,只要你當時出現在現場,無論你有沒有暴力行為,無論你有沒有頭盔眼罩,無論你有沒有「自製長矛」,你都是「暴徒」。警察不會對「暴徒」有絲毫憐憫,無論你頭破血流,無論你頭部中彈,無論你生命垂危。
從你踏上街頭的那一刻起,你就是以「暴徒」的身份出現。在那一刻,你失去了一切熟悉的保護:法律,人權,甚至「最可靠」的警察;在那一刻,你不再安全,你以為理應保護你的法律和執法人員,都會替你扣上「暴徒」的帽子,然後用「正義」的長槍指向你。你需要承擔法律責任,你可能被拘留,被監控;如果你站在前線,你面對的是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甚至橡膠子彈和布袋彈。警察開槍射向你的頭,他不見得需要承擔任何後果,但你可能會失明,甚至喪命。誰來「埋單」?還是你自己。

612-警察開槍
你做好準備了嗎?

如果你已經做好了以上生理和心理的準備,我們6月16日見。
 
【延伸閱讀】星期一症候群 – 週一,睜眼,起床,上班。
【延伸閱讀】【補習Secret】補左呢2個女仔之後,我對私補產生左陰影
【延伸閱讀】【2019 Ocamp Sponsor】5個迎新營搵贊助前要注意嘅事


*此文章由 Blogger個人/編輯團隊 分享並僅供參考,意見及內容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Tutor Cricle 尋補 對信息或內容所招至的損失或損害,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尋補?Tutor Circle!

其他人還看了……

中學排名  呈分試  升中面試  英文補習
大學收分  Jupas  副學士  DSE筆記
大學五件事  私補價錢  Ocamp  暑期工
生日好去處  IQ題  任坐Cafe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