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中文作文

【DSE中文作文】點寫舊區人、物?跟香港作家張婉雯學寫作技巧!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DSE攻略
  • Post published:2023-04-25
  • Post last modified:2023-04-25
studentconversion
tutor registration

相信同學們在中文寫作時,常常會取材自日常生活的經歷,那樣的話就難免會要寫到一些跟學習生活、生活環境相關的片段。同學們有沒有覺得在寫這些場景時,感覺自己寫得普通、不夠深刻,就像其他同學也能寫到相似的場面呢?有沒有想過要如何把這些「普通」的生活片段、環境寫得深刻,讓自己的描寫能脫穎而出,以提升自己DSE中文卷二的成績?今日 Tutor Circle 尋補 小編帶大家一起看看香港作家張婉雯的一篇短篇小說,學習如何寫讓細節扣連情節、舊地方和景色相關的場景吧!


1. 張婉雯簡介

dse中文作文
貓和香港作家張娩婉雯(圖片來源

張婉雯除喜歡寫作,同時也關心動物。她曾獲第二十五屆聯合文學新人小說獎(中篇)與第三十六屆中國時報文學評審獎(短篇小說)。已出版的作品包括《我跟流浪貓學到的十六堂課》、《甜密密》(2004)、《那些貓們》(2019)、《參槎杪》(2022)等。而今次小編主要要介紹的文章出自《微塵記》(香港:匯智,2017),這本書曾獲由香港電台、香港出版總會主辦的第十一屆香港書獎。

《微塵記》是一本短篇小說集,十二個短篇小說以香港為背景,以寫實的風格,反映市民日常生活,還原他們立體的面貌,從中折射社會變遷。〈陌路〉、〈拘捕〉、〈周年誌〉以社會運動為題材;〈明叔的一天〉、〈老貓〉、〈打死一頭野豬〉、〈離島戀曲〉、〈鳥〉、〈禮芳街的月光〉呈現基層的悲歡;〈使徒行傳〉由宗教角度探討複雜的人性;〈玫瑰誄〉、〈回家的路上〉則重塑一代精神貴族的形象與消逝。全書立足於本土生活,以「小敘事」刻劃香港人的情與愛。



dse中文作文
《微塵記》(圖片來源

〈禮芳街的月光〉,收錄在《微塵記》頁98-107,全文不到十頁。另外,這文章也能在網上讀到,「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計劃【葵涌・禮芳街】中的〈禮芳街的月色〉,內容和〈禮芳街的月光〉一樣。為方便同學參考,以下小編根據網上版的〈禮芳街的月色〉來作介紹。


Copyright © 2023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3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禮芳街的月色〉,講的是「我」在日語課與一個女子嘉芙蓮相識的經過。

2. 【內容】為甚麼是「日語課」而不是其他科目的課?

dse中文作文
為甚麼是「日語課」而不是其他科目的課?(圖片來源

同學寫記敘文的時候,往往要寫到一些跟主旨、情節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卻又不能不寫進去的事情。舉個例子來說清晰點:

「經過這件事,我才明白到一心是我的知己,是真正了解我的人」,試撰文一篇,記述時間經過,並抒發體會。

2021年DSE中文卷二,題目一

「這件事」是甚麼呢?可能同學會寫的是一次接力比賽、合唱比賽……這是很正常的思路,從一個「比賽」經歷中,體現出一心的某些特點——那麼,「接力跑」、「合唱」這些元素呢?「比賽」自然是和文章的主旨、情節很有關係的,那麼「接力跑」、「合唱」又怎樣呢?有甚麼方式來令這個元素也扣緊主旨、情節?

在〈禮芳街的月色〉中,「這件事」是「我」去上「日語夜校」,夜校,而且是日語,為甚麼不是普通話、韓語、英語、西班牙語……?為甚麼要是日語呢?(正如為甚麼要選「接力跑」、「合唱」?)

在情節上,「我」當時的背景是這樣的:

那一年的我,一頭摏進了一潭渾水般的愛情。生活於我來說,像是海底漫步,無法加速。四周景色是暗昧的輪廓。沒有聲音。眉梢眼角都是水流暗湧,要小心不跌倒。不是每個上帝都會把紅海分開。

禮芳街的月色

這一段很簡要地交代了「我」那一年的心理狀態,「摏進」表示措手不及;「我」所經歷的愛情像「一潭渾水」,可見「我」是不太好受的,於是,「生活於我來說,像是海底漫步,無法加速」、「四周景色是暗昧的輪廓」等句子,都給人一種束手無策、無法控制、迷茫無助之感。之後,下一段,作者就提到了日語:

只有上日文課時我的精神能稍為專注。日語是曖昧的,語焉不詳的,但日語課是清晰的,分類明確的。學習外語這回事比人生本身公平多了,只要努力付出,總有收獲。那是我每個星期的救贖。

禮芳街的月色

為甚麼是「日語」?日語的特性是甚麼?作者說:「日語是曖昧的,語焉不詳的,但日語課是清晰的,分類明確的。」所謂「語焉不詳」,可能是指在不十分熟習日語時,日語的發音聽起來使人覺得「語焉不詳」、無法理解,又或者——這涉及一點日語的知識——日語是委婉的,有時字詞會有所省略的。其「曖昧」、「語焉不詳」一如「我」所面對的狀況:「四周景色是暗昧的輪廓」(「曖昧」本來就有「暗昧」的意思)。

然而,作者又說:「但日語課是清晰的,分類明確的。」如果說「生活」對「我」來說像「日語」一樣「曖昧」,那麼,「清晰的」、有條不紊的日語課,就是讓我從複雜、煩亂的生活中(暫時)逃離的一個時段。

就這樣,「日語」和「日語課」就跟主要情節有了直接關係——或者說,有了「必然性」——文章裡的夜校課程,「只能」是日語(基於日語「曖昧」的特性),而不會是普通話、韓語、英語、西班牙語……等等其他語言。於是「日語」這個元素就和情節不能分開,是無法取代的存在,結構上就緊密了(結構緊密的意思是,「部分」與「整體」不能分割)。

3. 【描寫】如何突出一個地方的特點?

dse中文作文
google地圖街景中的禮芳街(圖片來源

嘉芙蓮的日語學得很吃力,於是請「我」去她家給她補習。她家在禮芳街。

禮芳街既然都出現在題目了,作者是很有意去描寫、呈現這個地方的。禮芳街是個怎樣的地方呢?書介說到,這篇小說是寫「基層的悲歡」的,禮芳街在這篇小說中就是基層市民的居住地吧。如果要寫一個舊區、一個比較不富裕的社區,大家會怎樣寫?看看作者如何寫禮芳街:

葵芳是我常到的地方,卻不包括禮芳街這一帶;我常到的,是那個華麗寬敞的新都會商場,由新都會天橋穿過葵涌廣場,再由葵涌廣場的天橋回到街上,那彷如一個由仙界貶落凡塵的過程。在新都會,仙女們穿著高級時裝,高跟鞋的鞋跟彷彿無需著地;到了葵廣,仙女變了韓國美人,雖說沾了人工氣,到底還是年輕的,甚麼都願意試試的。然而一眨眼仙女就老了,經過一道天橋,便老成了禮芳街上的中年婦人,手裡挽著的不是星光而是塑膠背心袋,裡頭裝著食慾、物慾與歲月。那是一個住宅舊區,一幢唐樓外圍著四條小路,五金店的舖名被高高懸起的膠水桶、椰殼毛掃帚和廁所泵遮蔽;雲吞麵檔的蒸氣與門口不斷進出的食客擋著去路,沒有人帶路的話是不會曉得怎樣走的。

禮芳街的月色

作者是有直接說出禮芳街是一個「住宅舊區」的,但在此之前,我對禮芳街還有一番描寫。「葵芳是我常到的地方,卻不包括禮芳街這一帶」,突出了禮芳街的邊緣性,而先提到葵芳的「華麗寬敞的新都會商場」,自然能襯托禮芳街的陳舊了。

然後,作者提到了一個「通道」——天橋。她寫:「由新都會天橋穿過葵涌廣場,再由葵涌廣場的天橋回到街上,那彷如一個由仙界貶落凡塵的過程。」作者描寫「我」對於處身於新都會商場、葵涌廣場、禮芳街三地的女子的想像:

新都會商場「仙女們穿著高級時裝,高跟鞋的鞋跟彷彿無需著地」
葵涌廣場「仙女變了韓國美人,雖說沾了人工氣,到底還是年輕的,甚麼都願意試試的」
禮芳街「經過一道天橋,便老成了禮芳街上的中年婦人,手裡挽著的不是星光而是塑膠背心袋,裡頭裝著食慾、物慾與歲月」

作者用上了一種近於「層遞」的方式來突出禮芳街的特點。新都會商場是最新、最「現代」的,所以在那邊的女子也是仙女,著的是高跟鞋;次之是葵廣,女子已經不是「仙女」了,但像年輕的韓國美人,「甚麼都願意試試」,算是年輕人的特點;到了最後、最舊的禮芳街,女子已變成了「中年婦人」,由「甚麼都願意試試」變成了只剩下物質的放逐:「手裡挽著的不是星光而是塑膠背心袋,裡頭裝著食慾、物慾與歲月。」這一段在修辭上是相當精彩的,同時,也有一種「電影感」,好像是,鏡頭一直在橫移,第一鏡是喧鬧的新都會,畫面中心的女子走起路來也是開心的、一跳一跳的;接著切到第二個鏡頭,葵廣,女子不再一跳一跳的走,但仍挽著一個名牌手袋,看到有趣的店子會停下來看看;最後一個鏡頭,女子已經是穿著隨便,手袋變成了裝著餸菜的「塑膠背心袋」……

由此,在直言禮芳街是「住宅舊區」之前,作者已經以側面描寫:包括其他場所(新都會、葵廣的襯托)和人物(身處這些場所的那個想像中的女子),把禮芳街的特點——舊——寫得十分清楚了。

舊地重遊,看到眼前景象,難免興起一番感受,試以「重遊舊地所見有感」為題,寫作文章一篇。

2018年DSE中文卷二,題目一

那麼,再看著這道題時,同學們有沒有想到,在直接描寫在「舊地」的所見之前(或者之後),能不能稍稍寫一下「舊地」附近的地方,好突顯「舊地」的特點?

4. 【結構】出現過兩次的「月色」

dse中文作文
「月色」(圖片來源

小編在【DSE中文作文】點樣寫好上補習課、派成績表嘅場景?跟香港作家蘇朗欣學寫作技巧!一文中,有【如何令文章結構嚴謹?〈右直拳〉的三次「七歲」】這一節:

寫作時,如果我們可以用一個場景或物件貫穿文章,同時這場景或物件的意義,在逐次出現中能夠有所改變,層層遞進,以表現角色的成長,結構自然能嚴謹起來。

【DSE中文作文】點樣寫好上補習課、派成績表嘅場景?跟香港作家蘇朗欣學寫作技巧!

在〈禮芳街的月色〉中,也有相近的技巧,不過,這次「月色」就不是主要在「表現角色的成長」。「月色」出現了兩次,我們來看看小說中「月色」有甚麼意思吧。

第一次提到「月色」是在小說的中段,說到「我」第一次來到嘉芙蓮家為她補習日語:

我看出窗外。嘉芙蓮住在二樓,外面是很低的天空;月亮夾在幾幢高度參差的唐樓中間,像一朵半開的花,垂在眼前不遠的地方。我的心不禁有點悵然;人們忙著生活,或忙著在想要過怎樣的生活。誰會想到看甚麼月色呢?

禮芳街的月色

第二次是在小說的最後一段:

嘉芙蓮彷彿知道我在想甚麼,拍拍我的肩,往上一指:

「你看。」

我抬頭。在沸騰的禮芳街夜巿中,圓而大的月亮在雲後露出臉來,像一朵不敗的蓮,廿年後仍然盛放。

禮芳街的月色

第一次提到「月色」時,「我」覺得天空是「很低」的,而月亮就「夾在幾幢高度參差的唐樓中間」,反映到嘉芙蓮生活環境的狹窄,連帶是生存空間的不多,所以「我」也自自然然地感到「悵然」,而在這舊區、生存空間不多的社區,人們也的確「忙著生活」,無暇看天上的月亮。而到了文章尾聲,「我」和嘉芙蓮已相處了一段時間,對她的了解加深了很多,所以月亮變成了讓「我」想起嘉芙蓮的景物,「我」看到「圓而大的月亮在雲後露出臉來,像一朵不敗的蓮,廿年後仍然盛放」,圓而大,已不像是第一次提到月亮時說的「月亮夾在幾幢高度參差的唐樓中間」的窘態,天空看起來變寬廣了;「不敗的蓮」,大概是借以說嘉芙蓮在面對生活困境時表現出的堅強、堅韌;「廿年後仍然盛放」,這呼應了文章第一句:

我和嘉芙蓮在日語夜校認識。回想起來,即便那是廿年前,[…]。

禮芳街的月色

抒發了嘉芙蓮在「我」心中長存,久久(廿年來)不能忘懷。換言之,「月色」的意義是有了轉變的:由受困的象徵,變成了希望、懷念的表達。

5. 總結

希望大家都能從閱讀中找到樂趣,以及提升成績和寫作能力!以上這一篇小說,如果大家有興趣自己去發挖和歸納更多寫作技巧,又或者想知道故事後來如何發展,可以在書店買到、在公共圖書館借到:

《微塵記》(香港:匯智,2017年),索書號:857 1141。

或按以下連結前往:

禮芳街的月色〉,「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

延伸閱讀:
【議論文例子】DSE中文寫作考生必備!百搭史例/語例/今例

【DSE中文作文】點樣寫好上補習課、派成績表嘅場景?跟香港作家蘇朗欣學寫作技巧!
【香港作家】揸筆如乞食?4位新生代本地作家同樣有出頭天!

*此文章由 Blogger個人/編輯團隊 分享並僅供參考,意見及內容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Tutor Circle 尋補 對信息或內容所招至的損失或損害,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dse中文作文
dse中文作文

尋補?Tutor Circle!

其他人還看了……

中學排名  呈分試  升中面試  英文補習
大學收分  Jupas  副學士  DSE筆記
大學五件事  私補價錢  Ocamp  暑期工
生日好去處  IQ題  任坐Cafe

留言